國慶感言

馬來西亞,一個美麗的國家,在我還很小的時候,因為是南部小孩的關係,常看新加坡的第八波道,還記得那時候的電視台在收場時,都會播新加坡的國歌,因此在小時候,我第一首會唱的國歌,不是我們馬來西亞的~Negaraku,而是,我們鄰國的~前進吧,新加坡啦(Majulah Singaporera)!再者,我們家有很多中台的圖書,這些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陪伴著我的成長,在當時相對封閉的學前環境下,我以為國父就是孫中山先生,但後來隨著進入學堂,知識慢慢累積,我才發現,原來這麼多的我以為,居然並不適用於我的身上,哈!


位於赤道,終年炎熱多雨,我們有很多的天然資源,物產豐富,國內不同的種族,各族間關係和諧,文化多元性,國家政局穩定等,這是當我進入學校之後課本所告訴我的馬來西亞,但是隨著歲月的增長,見識的開拓,讓我發現,其實書中所說的,並不完全正確!我們確實是終年炎熱多雨,但一雨成災的新聞,卻不時攻上報紙的重要版塊;很多的天然資源及物產豐富,然後,我們比起很多先天條件遜於我們的國家,我們的發展遠遠不及;國內多元種族,但一族坐大,卻也是不爭的事實,相對於很多的國家,對於他們國內的少數民族,執政當局無不投入更多的資源來幫助少數民族,但是,我們在這裡,卻要為自己的文化及生存而努力;至於國家政局穩定,因而有了貪污文化的衍生,進而造就了人為的災禍不斷!


有人說,因為愛,所以有要求!之所以有這樣多的人,對我們的國家提出批評,那是因為我們愛我們的這個國家,我們希望她能更進步,變得更好,變得更多人喜歡她,我希望我們的國家,能多些政治家,少些政客,我希望當我們在國內時,各族間真的可以像兄弟姐妹一樣不分你我,我們希望將來我們走出國門時,可以大聲且驕傲的說出我們來自馬來西亞,真正的表現出一個馬來西亞的精神!


適逢我們的祖國五十五歲生日,我希望,我的國家~馬來西亞,能在接下來的五十年,一百年以至千千萬萬年越變越美麗~馬來西亞~生日快樂!


 


回到過去


今年的新年,我回家鄉回得特別早,往年,當我回到家時,大掃除已結束。今年,算我走運了,看著我娘的眼神,彷彿可以套句十五年前的新加坡戒煙廣告~上鈎了,你再也逃不掉了~我無技可施,只好乖乖的去整理我的“臨時”房間,正當我收拾到一半時,桌子的抽屜突然慢慢的自己打開了,我看到了一個圓圓,藍色的頭從抽屜裡伸出來,第一印象,啊~貞子來了,不對,貞子是從電視機裡出來的,也不是圓圓的!圓圓的,再加上從抽屜出來,難不成會是他?說時遲,那時快,那個圓圓的頭,圓圓的身體,玩剪刀石頭布一定輸的手,沒錯,就是他,多啦A夢,我失聲的叫出他的名字,就在這時,他已跳出了我房間的抽屜,緊接著,說了一大串日文,真是狗屎,當初大學時該修日文的,不然現在就可以跟他溝通了,他說得急,我聽得也很急,突然,他從他的百寶袋,拿出了翻譯竘篛,啊,我怎沒想到,他就是多啦A夢嘛,當然這些道具對他來說是小問題,當我們的溝通無礙後,我真的不敢相信,他真的是小叮噹,他跟我談了很多,由他的口中我得知原來時光機通往大雄抽屜的時光隧道正在整修,需要三天才能修好,而我的抽屜,是時光隧道的另一個出口,還有,由他的口中得知,他還是比較喜歡小叮噹這個名字,多啦A夢,聽起來就一整個不習慣,我只好客隨主便,其實,我也是比較喜歡小叮噹這個名字,哈!


當他吃完我所有的銅鑼燒後,他邀請我,是否想要坐上他的時空機,回到我的過去,去回味一下當年的時光呢?如此好的機會,我怎會拒絕,二話不說,馬上跟著他擠進了抽屜,看到那個在漫畫中見了無數次的時空機,雖是第一次親眼見到,但卻一點都不陌生,看著時空機經過了很多扭曲了的時鐘,從那裡,我看到了我的過去,看著我進中化二A的第一天,看著我自己慢慢的長大,小叮噹解釋,這是快速導覽,突然,我看到了六年級的我,我問小叮噹,可以給我出去看看嗎?沒想到,他居然答應了,於是我們開始了這次奇異旅程的第一站~二十多年前中化二A,看似陌生卻又熟悉的一景一物,很多學生在相思樹下撿紅包,有些女同學在走廊玩丟沙包,我是在做夢嗎?我問了問小叮噹,也伸手去捏了他一把,他怪叫一聲說痛,嗯,他會痛,那我真的不是在做夢,為免節外生枝,我們都穿上了隱形斗篷,嗯,原來,那時的我快要小六畢業了,大家正忙著為大家寫記念冊,我看到了好多的老朋友,有小學的死黨雷尼,有至今仍偶有聯絡的清雲,當然也有坐在我對面的綺明,隔壁座位那個跟我一起去做身份證的燕麗,還有那個後來跟我一起進中化中學,同校十三年的阿松,咦,那不是強源和有龍,還有後來在KDU重逢的美音嗎,大家都好小好小哦,我找到了我自己,我正拿著畢業記念冊給別人留字,我好奇,我去看了看,哈,看到國俊留了個學無止盡,下一手的麗芳寫了努力向上,笑口常開,這果然就是小學生該寫的東西!




                     


小叮噹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該起程前往下一站了吧,我真的捨不得,但想可以繼續這神奇的旅程,我還是高興的,我們又回到了時光機再向前走,我看到了自己換上了銅紐的中化制服,從離開中化又進入了中化,同樣的校徽,但學號卻從八三零三五變成了八九一七三,中學的一切切,都重現眼前,初進中化中學的我,校服上還是別著名牌,到畢業時變成縫在衣服上的學號,從最皮的初一(4)到後來叱吒風雲的高三文商(3)!


               



還有童軍團,看著自己宣誓著~我以我的信譽為保證,竭盡我所能……~成為團的一員,八九二三是我在麻坡第十三團裡的代號,當我第一次別上了寫著八九二三的名牌時,腦海中浮現出來的是監獄風雲裡的畫面~在這裡你們沒有名字,代號就是你們的名字,背景音樂呢?當然是監獄風雲的主題曲,哈哈,沒想到,這後來會成為我的課外活動重心,一直到高二,我才從第一線裡退下來,在童軍團裡,一路由團員到旗手,再到小隊長,衛生股長,查帳再到紀律組長,還有那南征北討參加營火會及露營,大大小小的數十場戰役,那些戰利品,還有不同的領巾,當然,還有那,中化的大操場有著我們當年扎營的回憶,記得嗎,當年在守夜時,幾個小隊守夜的人一起煮快熟面,當年半夜吃著快熟面,真的是一大享受,還有大伙守夜時有夜不守,一起在星空下,看著那個要靠很多想像力才可以聯想起來的星座,大家明明都看不太懂,卻要裝利害,最後還搞大家都睡著了,以至全營各隊的隊旗都被偷走,現在想起,真的好好笑啊!


               


後來,時空機經過了十五年前的我家,那年正是高三的統考之年,我向小叮噹要求停下來再讓我出去看看,他果然是一隻好貓,當時空機停在目的地時,我從那熟悉的抽屜中出來,走在十五年前的樓上,看著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不就是我嗎?看著自己青澀的模樣,坐在桌子前一本正經的在提筆疾書,我到底是在幹什麼,走前一看,才知,原來統考之年的我還有這個美國時間在寫日記,當年的我,有寫日記的習慣,還記得我從初二開始寫,斷斷續續,一直寫到高中快畢業,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辭強說愁,我趁少年的我寫完收好之後,我又抄出來,翻了翻日記,當年的我,可以為了一點小事不快一整天,也可以為了件小事高興上好久好久,裡面有寫著生活中的大小事情,還有自己強要學古人去寫詩,書的第一頁,還一本正經的寫著不準翻閱,我真快要笑了出來,我自付膽子不小但看了幾頁後卻沒有膽量再繼續翻,原來我也走過這段歲月,日記的封面~只因年少~正是我當時心理的最佳寫照,看來,我得要幹走這本日記,免得自己一錯再錯!自己偷自己的東西,在刑法上,可算是犯罪?


                            


偷走日記後,馬上又躲回時空機裡,隨著時空機繼續向前邁進,終於,在九六年的九月八日,看到了我拎著行李拿著機票搭著華航飛往台灣加入天地會這個大家族了,初到台灣,拿著校友會代刻的私章,第一次才知道,原來一直以來都只以為在戲裡才真有用處的私章,在台灣其用處與馬國本人簽名的效用相等。在輔大,人生地不熟的我,帶著輔大給我的信物~新生資料袋,在輔大裡流浪,後來,終於我們家的筱翠學姐找到了我,跟我相認了,終於,我有好日子過了,一次又一次的家聚,讓我對我們家慢慢有了了解,我們家世稱得上顯赫一時,在上下各四屆裡,就出了五六個會長或副會長級跟一個稽核!


                    


     


大學四年,我接觸了很多第一次接觸的事情,第一次繳系費這東西卻對系學會沒啥了解,第一次去參加迎新玩得蠻盡興,第一次收到學伴送來的手工耶誕卡及耶誕禮物,那位叫貝兒的學伴不懂還好嗎?在直屬學長姐制下第一次收到我們當家學姐送我的蛋糕跟生日卡,第一次成績單要坐飛機才會收到,第一次去參加舞會,輔大耶誕舞會聞名全國,但我卻跟它有緣無份,我進去的那年耶誕舞會活生生的被斷頭了,第一次有機會坐飛機是坐在二樓的,那是用學生票免費升等到商務艙,我們一行人還真當了一回馬航超賣機票下的幸運兒,還有,還記得嗎,在夜晚裡拿著泡面碗泡面來吃,泡面碗對我們留台人來說,其地位相當於丐幫幫眾手中拿的那個砵般重要!


             


之後,歷經了海青會的洗禮,紅花會以紅花為記,天地會以反清复明為口號,那海青會呢?沒錯,就是以木牌為記,誰丟了木牌,準要吃不完兜著走,到時看誰幫你洗衣服,哈,還有就是上過海青會的人,大概都記得這本海青文選,它倍伴了我多個在禮堂裡的睡覺美好時光,現在在時空機上看到,我仍忍不著發出慧心的一笑!


                        


還有那個報告裡的插圖,嗯,沒錯,就是出自於Baby的手筆,場景不斷的改變,時空機不斷的前進,看到了大四的我,去參觀那個畢業照片展,一套八張的照片,照片的背後是一家輔仁家族的故事,寫著父子兩代的輔人心,當時廢了很大的力氣才收齊,但後來卻忘了放到哪去了,在時空機上的我順便跟小叮噹借了道具,在時空機經過照片展時,補齊了當時的遺憾!


             


沒多久,看到自己戴起四方帽,走出象牙塔,回到KL加入華映,整整近一個月的受訓,看著自己穿著那個很像雨衣的防塵衣,進入了無塵室,之前所接觸的無塵室只有在新聞裡才看得到,沒想到我也有機會進去,只是,還真沒什麼特別,哈!


             


隨著時空機繼續前進,部門裡每個早上的晨會,兩塊二的一餐,在中華的最後一天,那天還出席了部門裡的組長會議,一直到快六點才回家,快一年半的中華時光雖不長但卻學到很多東西!就在這時,時空機繼續向前之際,我忍不著再重复問了小叮噹,我真的不是做夢?我會繼續看到我再度離鄉背井?小叮噹說:"你剛不是捏了我會痛嗎?你如果還懷疑,那我捏你一把看你會不會痛就知了,說完也不給我思考的時間馬上扭了我一把“啊~痛~不對,不痛的?小叮噹,為什麼不痛呢?”


“不痛,那就代表你在做夢啊,這還要問!”這一驚,我倒退了幾歲,一失足,從時空機掉了下來,一顆心就要跳出來了,突然我醒了,原來我真的是在做夢?!什麼小叮噹嘛,這世上哪真有小叮噹,我拉開了抽屜,我真的被嚇了一跳,我的小學記念冊,中學的日記本,大一去台灣的登機證等等,剛在夢中所見的一切,到底是假到如此之真,又或是真到如此之假?我真的分不清了……


 


懷舊期刊


        


這趟回家,我姐的那兩個小兵,居然跑去我們那已塵封多年的書房,挖出一些已躺在那裡多年的中小學生期刊,這些期刊,有些已有四份之一個世紀的歷史了,童年的回憶,又浮到心頭上了!


 


                           


 


 


如果是七零年代(所謂的六年級生)出生的,在小學時,大概或多或少,都會知道或聽過“知識報”與“知識畫報”,知識畫報應該是我生平所接觸的第一份期刊,如果沒記錯的話,知識畫報好像是低年紀看的,長大一點後,大概小三或小四以上就改看知識報了,小時後很喜歡參加裡面的問答比賽,我很少橫財運,但我仍記得很清楚,有生以來第一次贏得的獎品,就是參加知識報或知識畫報裡的問答比賽所贏來的,那時得了個安慰獎,獎品是一支原子筆或鉛筆,這對我這個第一次贏得抽獎的人來說是何其高興,哈哈!


 


還有就是“3M報”,很明顯的,看這個名字,就知道是針對我們3M學生而來的,老實說,我對這份書報沒什麼印像了,如果不是被我姐的那兩個小傢伙抄出來,我真的完全對這份期刊完全沒印像了,哈!


 


                                          


長大一點之後,就開始看“好學生”,好學生就開始有點雜誌的味道了,內容也遠比知識報系的來得充實,而且有很多的故事,不論是單元的或是連載的,印象裡,它在我的成長過程中佔據了很重要的位置。


 


                                          


再來就是小讀者,小讀者跟好學生有點相似,至少,在我的印象裡,兩本書都好像長得差不多,只是,當時不懂為什麼好學生要比小讀者來得吸引我,我這次有翻了翻小讀者,感覺上它的內容比好學生更好看,果然,從這裡就可以看出,一個人在不同的階段,會有不同的觀點,哈! 


                                                                   


當然,孩童時期的刊物有很多,當然也有漫畫類的,兒童樂園算得上是其中蠻有名的一本,裡面有很多的漫畫,最受歡迎的,當然是山寨版的小叮噹~IQ蛋,基本上故事都是取自於小叮噹的,只是小叮噹在這裡變成了IQ蛋,搞不好IQ蛋就是現代版的山寨始祖也說不定,呵呵!


 


到了中學後,椰子屋應該算蠻出名的一本期刊,只是我好像沒有很喜歡看,對我的吸引力不夠,可能是內容比較少那種故事小說,又或者每期的發行間隔太久的緣故,反倒是上面所提的好學生或小讀者比較吸引我!


 


                             


順便一提,陪伴我中學生涯最久的,當屬新加坡出版的電視廣播週刊,南馬一帶的民眾應該不會太陌生。小時候我哥我姐都會買來看,到後來,我姐去新加坡唸書了,我哥搬去學校宿舍,買電視廣播週刊的任務,就落在我的身上了,每個星期,都很期待可以拿到熱辣辣新鮮出爐的週刊,然後對未來一週的電視連續劇劇情先睹為快,再加上內頁有很多有關新廣藝人的最新動態,唯一不好的是,這本書對當時只是一個中學生的我來說還真的有點小貴!


 


當然,印象裡,還有一份青苗週刊,可能,在哪次整理時,被我娘給一把火給燒掉了,又或者收得太好,我姐的那兩個小瓜找不到,所以這次沒有能找到完整版的了!


 


如果,你是同屬一個世代的話,你還記得其中幾份期刊呢,哈!


 

過新年

一年之計在於春,轉眼又是新年到~~時間過得真的很快,去年過年前還在盤算要如何過一個不同的年,想不到,這樣快,又到了另一個年,送鼠迎牛,購物中心開始播出新年歌了(去年聽說播新年歌也被罰,不懂今年還會一樣嗎),新年的應節用品開始上架,很多地方開始變得有濃濃的華人味,送舊迎新,這是傳統上華人最重要的節日!


小時候我很愛過年,因為那個時候的新年很有新年味,除了可以大吃大喝外,家裡的大人都會發出一年一度的賭博準證給我們,而且平時被列為違禁品的零食也可以任吃,還有,最重要的,那個時候,還可以放炮,而且舞龍舞獅有夠熱鬧的,當然,也少不了小孩子最愛的紅包了,每年過完新年後,媽媽就會統一把我們的紅包錢統一上繳,所以,我在上繳前都會偷偷收一些錢起來當做是私房錢!


小時候印像最深刻的就是放炮,我想,放炮應該五六年級生的共同回憶,還記得小時候,有一次跟我哥他們玩月旅行,兩方陣營互用月旅行響天雷等互炸,印像最深刻的是其中有一次還不小心雨傘給燒掉了,小時候的我們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啊,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那時的新年,真的是有夠年味的!


如今,隨著炮禁的到來,再加上漸增的歲月,新年的味道反而變淡了,以前過年總是全員到齊的,如今,大家也有些自己的因素,開始在新年時缺席的人越來越多了,想想,每年的新年都一樣過,看來今年的新年,是時候為自己安排一個不一樣的新年了吧!

十一月十一日冷水河武林大會記實

話說,我們在英雄宴後,打算連夜趕路,前往金寶,打算跟satay會合,然後再一道回去冷水河村武林大會的會場,就在傍晚那種涼風習習,很舒服的時候,突然四周雲霧四起,原本還掛在天邊的太陽也不懂怎不見了,找來當地人一問,原來我們已進入了山城地界,據當地人的說法,這個地方平時都這樣的,終於多上了一課,只是我至今還搞不清楚,如果一年四季如此,他們該如何晒衣呢?

話分兩頭說,就在一面對山城景色稱奇的當兒,另一廂的satay已結束了女方的宴會,正在well的護送下,返回位於冷水河村的老家,時值八點多就已完場,比之檳島的英雄大會,八點半才正式登場可謂差別甚大,就在他們回府的當兒,我們也不落人後,加快速度以免後得最後一名,當我們到達satay位於冷水河的府第之時,只見人山人海,各路的人馬皆已到達,獨不見是日的主人satay兄的出現,正在奇怪的當兒,才看到他在well的陪同下,珊珊來遲,原來我們後發反而先到,sophiest的輕功果然一絕,當晚,satay設宴款待來自各地的武林人士,那裡的豬腸粉果然與眾不同,口感特別,只是與我六年前吃的,稍微差了一點,可能是因為記憶裡的東西是最美味的吧!

在吃完宵夜後,神奇的是,我們居然看到,satay家正在播放多年前的那部濟公,鞋兒破,帽兒破...好熟悉的一首主題曲啊,我想來自南部的各路人馬對這首歌或多或少都有點印像吧,當年新廣第八波道播出這部片子時紅遍大江南北,像是hui及我這種來自南部的馬上可以接下去唱,真是像回到童年的日子啊!

待夜深人靜之際,我們手又癢了起來,拳腳無眼,我們幾人就較量起大老二絕技起來,讓準新郎一人在外面繼續招待後續到達的各路好漢,只是大家同出輔大一門,拳腳上的功夫勢均力敵,打了個不分勝負,我家那九代單傳的學妹就在這裡臉色似乎不對,原來是水土不服加上耗盡真氣,真是可憐的學妹!

就在我們打算收兵,待明日再行較量之際,當年叱吒東北的satay已打退了外面的敵人,一轉眼間又跟我們交上手來,但必竟是同師所受,因此拳腳上仍無法分出勝負,就在這時,說時遲,那時快,獅島的hui使出華山氣宗絕技紫霞神功,眼見我,sataywell快要抵擋不著之際,我想起了當年,在輔大受教時我曾拜武當派六十二傳女弟子為師,我曾跟他學了半年的太極劍及太極真氣神功,在這危急時刻,我連忙使出,登時落下風的局面就扭轉過來了,雖說沒佔上風,但也沒落後下風,只是sataywell二人苦苦支撐,拳腳上我們四人雖各有所長,但氣功就我跟hui佔了上風,就在我們苦鬥三百回合後,決定休兵,給主人家面子,免得武林大會的主人家明日要變熊貓眼,就在我們筋疲力竭,正在休息的時候,satay居然偷襲,使出失傳多年的一陽指氣劍,大開大閤,又長又響,純厚無比的真氣,使得難得清靜的會場又再劍氣四起,只是,苦了我們的wellivylim,就在這時,ivylim終於撐不著不支倒地,真的是,叔叔們是有練過的,像是well苦苦支撐,雖然他在氣功的追詣上尚差我們四人很遠,但總算還可以活著走出房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但如果真要說起比拼真氣,我想,我們家的ivylim可算當世高手,雖然在這場真氣比試當中她是敗下陣來,但是她可是雖敗猶榮啊,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她前一天在檳島英雄大會前用力過度,要知,在那場比拼中,她使出失傳多年的武林絕學-隔山打牛,一掌使出,真氣綿綿不絕,先敗hui,再敗我,三敗westy,嚇得sophiest不敢應戰落荒而逃,堪稱當世第一氣宗高手!

一夜無話,第二天,真的一早就把我們給挖起來,早上的重頭戲來了,踢館搶人,我們這些做兄弟的,當然兩肋插刀也是會喊痛的啊,但這些都不是重點,在點齊人馬,一行四五百人浩浩蕩蕩前往金寶黃家準備談判,就在半路時,還發生了一件趣事,satay居然這樣大頭蝦忘了帶武林聖火令,沒有聖火令是不能進入金寶城的,沒法子,只好叫王老大折回去冷水河取來,真的把大隊人馬都笑翻了,在拿回聖火令後,大隊人馬又再起程,所幸天色尚早,到了金寶後沒錯過吉時,二話不說我們直搗黃龍,殺上黃家去,果不出其然,他們也召集了金寶及其他各地的各路人馬,準備跟我們好好的較量較量,打頭陣的,由我們的新郎官親自出‘龍’,以一招雲淡風輕,輕輕鬆鬆就化解他們苦心設下的猛辣橙汁,過了第一關後,那群娘子軍死守城門不讓我們進去,沒法,好家在外面也設了餐飲,我們也不急在一時,大伙就坐下吃吃喝喝,說時遲,那時快,突然我們發現了城門的守兵出現鬆懈之態,我們就趁機大軍攻破外城,直接到殺內城邊,又遇到他們頑固的抵抗,連出幾招利害招數,第一招虎躍龍騰,由我方派出三名大將-huisophiestwell出陣應戰,hui果然不辱使命,接了他們六七掌,sophiest也接了兩三掌,餘下的一掌well咬緊牙關死命的硬接過來,我想,他所受的內傷應該不輕吧!娘子軍使出的第三招是劃餅充饑,這對我們來說是小兒科,兩三下功夫就破了他們這招,接下來他們又使出苦不堪言,要知這次陪同satay出陣的,都是當世有數的高手,這對我們當然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尤其是幾個來自非本會的弟兄,更是個中好手,接著他們又使出咸甜自知的招數,尤如青菜豆腐,對我們來說也問題不大,就在這時,娘子軍眼見已技無可出之時,只好獻上甜點,並打開內城投降,而我們的satay也終於贏得美人歸了。

就在結束了上午的儀式過後,一對新人,也就共同回到冷水河村,當然,少不了又是吃吃喝喝一番的,在吃完午餐過後,各人暫時各分東西,養足精神,準備為當晚武林宴大開吃戒,而我跟well兩人想到美羅走走,順便看看這個城市有什麼特別,怎知,去到那裡真的大失所望,全城最大的建築物如果沒看錯的話,應該就只有那間電力公司,原本想去購物中心走走,結果走到購物中心外面,就沒有進去的慾望了,沒法,就在這時,接到baby八百里加急文書說他已到半路了,我們決定親自到美羅城門口去迎接久不見面的baby夫婦,我跟well就坐在城門口左等右等,突然發現baby進關了,但卻沒放出訊號彈給我們,直沖進美羅城裡,我們連忙追出以防他走了冤枉路,終於,就在入城不遠的路上給我們攔了下來,我們一行四人,就一路敲鑼打鼓回去冷水河,當我們抵步沒多久,隱居巴生谷多年不問世事的weng也在接到satay的武林帖後帶著一家大小趕來相會,當然,各路人馬多年不見少不了又要較量較量,看看這些年來各自武功到底有沒有進步,baby這位來自天地會總舵的十七護法之一,果然不是蓋的,拳腳上的功夫果然算得上一流高手,但我們其他三人也不是省油的燈,四人你來我往各有勝負,就在這時,突然收到wilson的飛鴿傳書,原來他已經到了武林大會的會場,他跟001四人與其他各路英雄多不相識,唯有叫我們天地會的一眾兄弟姐妹快些前去接應,這樣講義氣的我們,當然不會拒絕他,我們兵分四路,分進合擊,不一會,我們就抵達是次由satay召開武林大會的會場,各路人馬見面少不了客套一番,在這裡不得不提的一點是,在美羅的武林大會,遠比在檳島的準時,在檳島的,至少在法定時間過後一個小時才開始,但在美羅的,只過了十五分鍾,就開始了,一點也沒有我們中華文化五千年的優良傳統,呵,但我們還是比較喜歡後者的,至少不用等這樣久,當然在武林宴上,久違的朋友見面總是特別高興的,何況還有人表演載歌載舞,還有一位來自冷水河的老英雄,一連在台上表演十八套不同的武功,也叫我們這些後輩晚生大開眼界,但這中間也有一些叫人感動的事,像是我們的satay上台致詞時,提到父母恩情之際,幾度哽咽,七情之上,真叫人動容啊!

一陣酒足飯飽之後,當然,各路人馬又到了分離的時候,少不了來個大合照,以印證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這句話的,在此要特別感謝satay在安順的朋友,還買了四包馬鍗酥來送給我跟well,真是太客氣了,真是四海之內皆兄弟也!

話說,吃飽之後,大伙離情依依,必竟,大伙的相聚並不容易,但再捨不得也要離開,我們送走了來自總舵的baby,雪隆分舵的001,還有早一步離開的wilson後,剩下的,都是北馬的,或是會留宿當地的會眾,大部份的人都意猶未盡,前往satay家續攤大老二,但新村的生活實在是很早就像很晚了,這句話有意思吧,大概十點多,我那同房四年的室友,一路哈欠打不完,我終於可以理解當年,為什麼每當我們正要開始活動的時候,他就要睡覺了,因為在這裡,十點就很靜了,因此,大伙再一次互相道別,有道是,離別是為了下次的相聚,沒錯,在各路人馬離開之後,留在冷水河的,除了地主外,就只剩下well跟我了,這天,也是回馬的幾天來,最早睡的一天!

以為就這樣結束那就大錯特錯了,因為第二天,我們尚約好一起到金寶去吃聞名南北的面包雞,當然,因為前一早的早睡,第二天也會早起,老師有教過的,早睡早起身體好,我們一行四人兵分兩路前往金寶,當我們到達金寶時,sophiest等人早已在那裡等候我們了,當然,話不多說,就叫了最負盛名的面包雞來吃一吃,還真是特別,不錯吃說!一頓酒足飯飽後,終於,又要再一次的分手了,sophiestwestyivylimhui等四人直接返回獅城分舵,而我與well就在美羅與satay夫婦拜別,結束了這趟的英雄大會!

 

 

 

 

 

十一月九日檳島英雄大會記實

十一月九日,對你我他來說或許是普通不過的日子,但對某些人來說卻可能是非常重大的日子,沒錯,算一算,那天正是feimin夫婦在檳島召開英雄大會的好日子,在會前,我也聽聞各路英雄都會前往,因此,再怎樣忙,我也得要抽出時間來去會一會各路久違了的英雄們!就在那天中午的十二點半,我坐上了BI的飛機,在兩個小時後抵達京城,旋即又趕上MH在三點半前往檳島的班機,經過五十分鐘短暫的飛行後,我重抵這個號稱東方明珠(不懂有沒有記錯)的檳城,算一算,我也六七年沒來了,上次到訪時,還是因為輔大的總舵主前來大馬要成立輔馬天地會,我們幾個人從KL趕上來參加那場宴會的,之後就沒有再來過了,有幸這次明哥廣發英雄帖,我才有這個機會可以出席這次的聚會而重臨久違了的檳島!

一出機場,就看到了許久不見的hui,他還是老樣子,一點都沒有改變,還是有點像小孩子一樣,同行來接我的還有believer的父親及妹妹,報上會中的切口證實身份後,我們一行四人就趕去本會在檳島暫時的落腳處,那個地方只能用一個字來行容,就是贊,從陽台往外看去,就可以知道香港人說的無敵風海景是什麼意思了,一進大門,第一個出現的,就是多年不見的sophiest及威世地夫婦,接下來又跟我那九代單傳的學妹ivylim見到了面,仇人見面總是格外眼紅,啊,不對,是老朋友相聚總是特別的開心,因為時間不早了,各人趕快洗澡打算快些前去參加當晚的英雄宴,就在這時,手機的訊息聲響起,咦,原來是satay,他這時一定是很羨慕我們這群散居各地的會眾可以聚在一起,哈!

洗完澡後,我們一行就浩浩蕩蕩前去英雄宴之所在地-樂園,這個地方對我們這些外省份來的弟兄姐妹還真有點難找,我體會了一句中國老話-眾裡尋她千百度,莫然回首總在燈火欄柵處,我們一直找了大半個小時的樂園餐廳,原來就在我們停車的入口處隔壁,真是搞笑啊,哈!

帖上說入席是七點半,但我們七點半到的時候,發現居然還是很少人到,原來檳城是習慣延續我們中國人五千年來的優良傳統-不守時,嘻,不過難得,當我們到時,我們發現,傳說中的wilson夫婦已在席中等待了,真是好兄弟,幫我們佔了一張桌子,我忙將美國分舵wising及笨珍分舵well兩位舵主交托的密函交給此次英雄大會的主持人明哥,其後,其他各地的英雄都陸陸續續,包括一些在後一輩江湖上頗負盛名的阿虎,長似明道的阿標-特里熊,多年不見的orangpprerun,就連隱世多年的國輝夫婦也由whales代表出席,還有還有,只聞其字未見其人的zzz也見到面了,當然也還有只露一下臉的東姑,還有那個在半路打電話來用香雞排來氣我的阿量,當然少不了在我們這屆裡最遲才到的001賢伉儷,多年不見,她的嘴巴還是一樣不饒人。還有很多很多族繁不及備載,可說是輔馬近年來的大聚會了!

在英雄宴中,為了祝賀明哥夫婦,在壓軸的節目中安排了由我們輔馬會眾一起上台露了兩手傳說中的絕技,包括周華健-朋友,了不起吧,都不懂當下是誰的主意,唱完一首後,又再說多唱一首明天會更好,我們果然都是老人,這樣久的歌,每個人都還記得怎樣唱,唱完後,時間也已經不早了,曲終,總是人散時,就在我們唱完沒多久的時候,這場英雄宴也就結束了,散居檳島各地的會眾先行離開,我們這些外省份的,有的要等第二天早上再回去,有些像我們,要準備第二天趕去冷水河參加由satay召開的另一場武林大會會前會。

我們回到我們在檳島的天地會落腳處後,檳島的特里熊及吉打的阿虎二人具名前來拜訪,我們當下,就在believer親戚家裡較量起手上功夫來了,沒多久,明哥夫婦也趕來共襄盛舉,真的好不熟鬧,這個場面真的好久沒看到了,突然間好像有年輕十歲的感覺,嘻嘻,在比劃完了之後,東道主明哥夫婦還邀請我們前去享用道地的檳島小吃,只可惜,因為太遲了,那時已經是半夜一點半多了,很多檔口都已經關門了,所以我們只好改道去吃馬來餐,無論如何,我的那個星洲炒粉還不錯吃,只是辣椒太辣了點:_(

在用完宵夜後,阿虎及阿標兩個地頭虎及地頭熊也打道回府了,明哥夫婦也因為落腳處住的人太多了,而打消了原本要留下來與我們大戰三百回合的想法而回去另一個秘密住處了。

當晚,我們大家有個共識,就是要第二天睡覺睡到自然醒,說什麼十二點才起床的,結果本人是奉行大家的這個政策,但第二天,我十一點起床時,我已經是最遲的一個了,想必住在獅島的,平時也都早起吧,洗刷完畢後,我們(sophiestwestyhuiivylim and khlim)打算去進行對我們這趟檳島行進行最後的巡禮,我們選定了河邊的小店各自去點了自己喜歡的餐點,因為很久沒吃福建面了,我就點了一個排骨福建面,而hui跟我學妹就點了蝦面,當我們的餐點上桌時,發現,原來在檳城,福建面,也是蝦面來的,而蝦面,也是蝦面,我的面跟他們唯一的不同是加了一個普普吃的排骨。

在用完早餐(其實已經是十二點多了)後,我們大隊前去一間知名的購物商場(因為我不熟所以忘了叫什麼名字,但絕對不會是光大),huiwesty不懂為什麼特別喜歡按摩,而我,sophiestivylim三人就去樓下的咖啡店-是他打的吧-喝咖啡,談著談著,像是我們這種憤青,對當朝為政者自然有很多不滿的,尤其是我跟sophiest更是當中的高手,你一句我一句,我想,我學妹在那一小時的談天中受益不少吧,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的,很快一個小時就過去了,而huiwesty也結束了他們的按摩時間來跟我們會合,我們合兵一處共同打道回去落腳處等beliver的父親前來拿鎖匙,就在等待的同時,我們幾人又技癢了,隨即又過起手上功夫來,直到四點半,阿ver的父親來為止,打了個平手總算沒傷了和氣!

將鎖匙交出後,我們馬上趕路,因為離冷水河尚遠,又聽聞檳島的海鮮乃西北一絕,入寶山怎可空手而歸呢,我們一行五人,在經過淡汶時,就找了家據說是上次阿量帶他們去吃的海鮮餐廳吃晚餐,六個菜,有魚有蝦又有菜,才六十多塊,真是便宜到笑啊,話又說回來,淡汶會不會就是那個淡汶餅的發祥地呢,我問了幾人他們都沒給我正確的答案說!

在用完晚餐後,我們就即刻起程,離開了檳島,也就結束了這次的英雄大會了!

 

辦公室蟑螂

出來工作過的人 總才會明白 辦公室裡 為什麼都會有一些大多數人討厭的傢伙 他們似乎就是辦公室裡的公敵 或者 我們可以叫他們做蟑螂 因為他們的出現總是令人產生反感 或是不安 雖然沒有每個人都拿拖鞋來打他們 但背地裡對他們的評語或壞話 總是少不了的

那些還沒開始工作的 你們不懂這號人物嗎 沒關係 只要想想你們班上 週遭的同學 多多少少也會有一些類似的 如果真的找不到 那真的恭喜你了 要嘛 你的班上就是難得的大團結 民心所向 這是好事來的 要嘛 你就是那個人人喊打的傢伙 當然 也不盡然是壞事 只要你過得高興 又幹卿何事呢 不是嗎

在我第一份工作時 我很幸運的 進入了一間很少派系的公司 當然也還是有少數一些這種白目的人 但一般來說氣氛總算可以說是還不錯 這可能是跟裡面員工的來源有關吧 裡面的員工大多數都是一畢業 就進來工作了 一幹就七八年 或十來年 跟著那間工廠一起成長 一直到今天的 再加上工廠的環境比較封閉 大多數人不需要對外的 一進廠 幹上八個小時 就下班回家了 而且各人各司其職 分得清清楚楚 所以不難想像 為什麼會發生大家都佔著毛坑的心理 在這種環境上班 我覺得好像就是在延續我學校的生活一般

之後 我來到現在的這家公司 從以前那樣單純的工作環境變成現在這樣多高手林立的地方 我也很驚訝我居然可以活了這樣久 這真是太神奇了 傑克 現在的這家公司 從我進來後 裡面派系林立 到現在 開始有一統天下的樣子 各派系都被現在的老大給收編了 雖然我對於這老大不是很滿意 但是平時工作我做我的 只要把份內的東西做好交出即是 盡量不與其交惡 必竟吃虧的是自己 不是嗎

有時 出來社會工作後 才能真正的體會到人在江湖 身不由己的道理 在社會大學的這個大染缸下 會產生各種各樣的人物 其中那種白目的蟑螂最令人討厭 但卻無可否認 在這種環境下他們特別容易生存 而且像是如魚得水 活得特別的好 在辦公室裡 蟑螂 其實還是可以細分成幾類的 有的是喜歡打小報告拍老板馬屁的 有的是喜歡欺上瞞下的 有些是自私自利的 有的是貪小私利卻又對人尖酸刻薄的 還有一些 狗仗人勢的 只要你有一丁點逆他們的意 他們就會跳起來痛咬你一口 不是在談蟑螂嗎 怎聽起來像狗了 當然還有其他各類的蟑螂 太多太多 不管了 但這些蟑螂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 就是大多數的人都不喜歡他們 他們都享有某些利益 舉最近我碰到的一個例子 某同事 在此就稱他為蟑螂甲吧 以下簡稱甲 甲在公司的職位不是很高 但因為跟上頭有一些關係 因此一人得道 蟑螂都跟著升天了 擺明了就是上頭的桌底代言人或是台灣常說的 白手套 供應商的回扣 甲都有得分上一點甜頭 他就成了即得利益者 不難看出這幾年他是撈得風生水起 原本這也不關我事的 但是他得了便宜卻還要來賣乖 這種蟑螂最最最是要不得 他居然向上面提出犧牲我們的員工原有的福利來做為他忠心的表現 如果說大伙都一樣卻又算了 我們被犧牲了的權益 他身為我們同一條船上的一份子 卻又要求供應商補償回他因為他而令大伙失去的一些福利 甚至要求得更多 這看在我們的眼中 情何以堪啊 或許 這就是人在屋簷下 不得不低頭的最佳寫照吧!

 

大江東去浪淘盡……….

今天下午近傍晚時 走進了平時常吃開的紅色角落 點了客馬來炒飯 平時那群慢條斯理的員工及廚子 今天不知怎搞的 手腳出奇的快 不到十五分鍾就把我的飯送出來了 也就因為這樣 平時要吃到六點十五分的 今天不到六點就吃飽了 看著天色 太陽仍舊很大 一時沒有要下山的意思 我就開車出去兜個小風 只是在附近轉轉而己 在回程時 經過一個以前常去的海邊 不自禁的把車開了進去 到了海邊 人群三三兩兩並不多 這個海邊原本就不多人來 而且這時已是吃晚飯的時間了 所以來的人更少了 再說 反正這個國家 比這個漂亮的海邊多得是 沒什麼遠地人會特地沒理由的跑到這個海邊來的

對我來說 由於時間還早 我就關了車 下去走走 突然發現 原來我已經N年沒有在海邊好好的接受海風的輕撫 聽聽海浪的安慰 看著浪花的前仆後繼 還記得以前 不管是高中時 或是高中畢業後 抑或是大學畢業後 又或是初到這個東方的小國時 海邊都是我最喜歡去的地方之一

高中時 時常跟朋友晚上喝茶後 就去海邊吹吹風 那個年代 治安還不錯 而且幾個小毛頭 還不知天高地厚 有時晚上十點多還在那裡天花亂墜的胡亂吹牛 在那個少年不識愁滋味的年代 仿佛我們就是世界的中心 除了作業及考試 似乎就沒有其他的煩惱

後來高中畢業後 在未去KL唸書的那段時間 我每天早上都要載我妹去上學 在送她去學校後 習慣性的 都會一個人繞去海邊 坐在那裡 吹吹海風 想想前程 或是什麼都不想 這也是一種幸福 又或著是有時候 看著那些做早操 或晨跑的人 就這樣漫無目的的坐著 就算是十五分鍾 或半小時 這也是可以令心裡很滿足的 而且在那當兒 心中即便有什麼煩惱都會特別容易忘記 那種感覺很奇妙 我想 喜歡大海的人 很多都有這種感覺吧

大學畢業後 去了KL工作 但在週未回家時 偶爾也會特地去海邊 在那裡坐上半小時 即便是沒東西想 或沒煩惱 潛意識裡就會自動的把車開到那裡去的

當來到這個陌生的國度後 海邊更一度成為了我的好朋友 除了因為海邊有我熟悉的感覺外 更因為在這裡的某些海邊 仍可以收到微弱的馬來西亞手機訊號 那打起電話來就便宜多了 一舉兩得 多麼好啊 後來即便很少再用馬來西亞的手機時(主要是因為訊號真的太弱了 有時會講到斷掉 或對方聽不到我講什麼) 我還是常到海邊去 尤其是星期天沒去上班的時候 心中如果有什麼煩惱 一古惱的全都隨著海風飄走 心靈上是可以藉著海而得到慰藉的

只是 這陣子 可以說是這一兩年吧 我已經很少到海邊去了 原因是什麼我也忘了 或許 這就是老了的前兆也說不定吧! 但不管怎樣 這個星期天 我一定要抽出點時間 來跟這個老朋友聚聚的

 

 

這時 耳邊突然像是響起了蘇東坡的唸奴嬌 大江東去浪淘盡 千古風流人物………

 

上司的一封信…..

今天下午 收到了以前上司的來信 以前她是我們部門的課長 我們私底下叫她做老板娘 別誤會 她可不是跟我們老板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 單純只因為她是我們部門的頭頭 又是女的 就這樣簡單 我們的處長 我們私底下就會叫他做老大 或大老板 再上去的 反而變小了 總經理也只叫X 公司真正的大老板我們反而直呼其英文名的縮寫了 說回我老板娘的信 原來她也將在這個月底離開做了十多年的中華 另謀高就了 其實收到她的來信蠻意外的 前陣子還跟另一個在中華的同事聊起時 都沒聽他提起過這個消息 說到我的這位老板娘 其實我對她是蠻感激的 中華是我畢業之後的第一份工作 從她那裡我學到了不少東西 一開始的一路摸索 中間也曾跌跌撞撞過 當然更少不了在我做錯時 她的訓話 但是 這都讓我從中學到很多的東西 其實對她來說 這次的換工 可能是一件好事吧 中華已不是十年前的中華了 雖然在七年前 當我進入中華時 中華還是年年賺大錢 花紅都好大的一個 但也就是在那個時候 其他的替代產品也開始進入了成熟的階段 在我離開時 同事圈裡都在傳中華大概沒幾年了 只是 五年過去了 中華裡 還是有人在這樣說 但我想這間廠不會永無止境的賺下去的 總有一天得要打包的 還有就是她可能已升到她所能升的最高層了吧 中華是一間講求資歷的公司 但在幾年前升另一個部門的課長為部門大老時 大概也就表明了這是我老板娘的盡頭了 雖然我覺得不升她並不是懷疑她的工作能力 而是其他的原因 所以今天她的退出 或許對她是一件好事 沒有捨 怎會有得呢 就讓我們祝福她能在新的環境中能大展拳腳吧!

 

中華曾經是多少人的樂土 起薪高 福利好 年假多 花紅厚 當年我進去時 還可以發現很多員工的編號是兩位數或三位數的 我的上司就是其中之一 三位數的員工編號代表著我進去時 他們已在裡面至少待了有十年的青春 更不用說那些兩位數的 我一直以為我上司會做到退休的 中華的環境單純 想當年我進去時 極少感覺到同事間的勾心鬥角 即便有的話也是少數 那裡就像是一所學校 或像是研究所 早上八點半上班 下午五點半下班 下班後回去宿舍 看看電視或報紙 一個星期上五天半 這不就跟我大學一年級時的日子一樣嗎 八點十分上課 五點半下課 星期六半天 下課後回宿舍看電視上網 兩種日子何其相識 所以我也曾以為我會待在那裡很多年的 尤其是很多人都不能適應枯燥的宿舍生活 對我來說卻像是回到家裡一樣 畢竟我大學四年的宿舍生活可不是白過的呢 但也想不到 我居然在裡面 只度過了慢慢不到一年半的日子 想了想 現在還真懷念在那裡的日子呢!